敏感的徽记 招魂还是洗白 泽连斯基发文犯忌?24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乌克兰独立日的当天,其于社交媒体上发文庆祝,且分享一组乌克兰士兵照片,来感谢为乌克兰之自由而奋斗的年轻战士。但却遭俄媒《今日俄罗斯》指控称,其中有一名士兵佩戴之徽记,原为纳粹德国时期一支由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所组成之纳粹党卫军部队的徽记,而引起不少争议。据俄媒报导称,该名士兵名叫“Mikhail”,来自于乌克兰第49步枪营“喀尔巴阡山西奇营”的一名27岁士兵,其胸前绣着2个徽记,其中一个是狮子形状的图象,为德国纳粹时期的“纳粹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14thWaffenGrenadierDivisionoftheSS)”之徽记。自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俄罗斯与乌克兰都大打“宣传战”及“认知战”,而在2021年5月来自于《以色列时报》、以色列《国土报》和“犹太电讯社”等多家以色列及犹太人主流媒体之报导中,同样也发现那名乌克兰士兵所佩戴的狮子形状之徽记,确实为“纳粹党卫军第十四武装掷弹兵师”之徽记。当时这些以色列媒体关注且报导该徽记的事件,是因为那时乌克兰国内的新纳粹与极右翼分子,他们在首都基辅街头号召一场约200至300人参加的集会游行,这期间他们还公然宣扬纳粹时期,一个由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组成之纳粹党卫军部队的徽记,并庆祝该支纳粹部队诞生78周年。并造成了以色列这个犹太人的祖国十分不满。据以色列《国土报》与“犹太电讯社”报导,虽然此前乌克兰当局一直对于这些极右翼新纳粹分子之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面对这种纳粹党卫军公然组织活动之做法,而让乌克兰的一些官员也不得不为此事道歉,声称此场游行并不代表乌克兰官方的立场,乌克兰社会也不认可此种活动。即使如此,可是泽连斯基于庆祝乌克兰独立日之贴文中,仍然出现了配戴纳粹党卫军徽记的士兵,难免引发外界的质疑。目前,乌克兰当局或者泽连斯基本人还没有针对此事做出任何的回应。但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已不是乌克兰官方,甚至支持乌克兰之的西方国家第一次在替乌军做宣传时,出现此种纳粹徽记的问题了。3月8日,北约组织于社交媒体上发文替乌克兰女兵做宣传之时,就被发现其中的一名女兵佩戴了纳粹“黑太阳(Sonnenrad)”徽记。随后北约删除了该则帖文,而解释他们未注意到女兵身上佩戴着这个徽记。5月,泽连斯基亦惹出过类似的争议。当时他与乌克兰国防部先后于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组歌颂乌克兰士兵照片,其中有一名乌克兰炮兵被发现了佩戴着纳粹骷髅头(Totenkopf)的徽记。泽连斯基随后删除了此张照片,可是并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关于乌克兰方面多次未注意到此这种问题,然而支持乌克兰的西方媒体却大多选择回避此事,生怕若报导此类事件将会给俄军的军事行动增加合法性,不过从一些以色列与其他地区的犹太人媒体之报导来看,此纳粹徽记频频出现于乌克兰的军队中,恐怕并非是偶发事件,已经成为乌克兰必须严肃面对及解决的问题了。4月28日,总部位在美国纽约的《犹太电讯社》的一篇报导,虽然泽连斯基本身是一名犹太人,也有不少犹太人于乌克兰和俄罗斯爆发此次军事冲突之前,他们就生活在乌克兰了,且这些情况还成为了西方反驳俄国指控乌克兰“纳粹化”之一些说辞,可是乌克兰的主流社会中,亦确实存在了希望能够为纳粹时期之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者班德拉(StepanBandera)等人招魂及洗白的情况。发布于:江苏省